城市庄园植物保护现状与存在难点

  植物栽培有“三分种七分养”之说,而众多城市建设者都把养护的任务交给了施工方,一但施工方养护期结束又转包给一些个体经营者,无统一规范的经营管理措施,粗放养护,技术含量低。该修剪而长期无人修剪、该除草而长期无人除草,致使花园、绿地杂乱无章,病虫害无人防治,并且许多该间苗的苗木因没有及时间苗,导致种植密度过大,树木严重生长不良。

业内人士认为,这场园林绿化植物冻害既是一次自然灾害,也是昆明城市园林绿化工作的一个转折点。很多道路也借绿化植物调整,逐步打造成绿化精品道路。

同一种植物密植的大色块应用,以及相同科、属的花灌木集中配置,为害虫的集中危害提供了有利的营养条件,便于病虫相互传播与感染。另外,集中密植导致多处园林绿地的多种园林植物因通风不良,土壤长期阴湿,导致白纹羽病与紫纹羽病严重发生而大面积死亡。

  此外,部分居民法制观念淡薄,侵占绿地、破坏树木的现象时有发生。而城市绿化执法队伍不健全,管理手段滞后等问题,都是造成我国城市园林绿化事业落后于城市发展的主要原因。

2016年初,昆明遭遇了罕见的低温寒潮天气,是近32年来强度最大、气温最低的一次寒潮,零度以下持续时间近50个小时,全市城市绿化植物受损受冻情况严重。

大力推广生物制剂应用。20世纪末,生物制剂和生物技术在农业和林业已经大面积推广和试用。生物农药发展到今天,其种类相当多,根据来源可分为植物源农药、动物源农药和微生物农药。全国已登记注册植物源农药有16种,如0.3%印楝素乳油、10%烟碱乳油、75%鱼藤酮乳油以及茶皂素、苦参碱水剂等;动物源农药则主要是动物激素和动物毒素,如昆虫蜕皮激素、保幼激素、性激素以及沙蚕毒素等,其农药商品名有灭幼脲、除虫脲、抑食肼、米满等等;至于微生物农药发展则更快,在防病上有井岗霉素、灭瘟素、春雷霉素、多氧霉素、公主岭霉素、农抗120、农抗5102等;防虫则是更多,目前主要有阿维菌素类、 BT乳剂、白僵菌、绿僵菌以及核型多角体病毒和颗粒体病毒等,其商品化药剂名则是不胜枚举。而且这些生物农药比化学农药具有久效、低毒、低残留和对人畜无害等特性,是以人为本的城市应该提倡使用的。

  城市的建设日新月异,而绿化的配套却往往是道路或是综合体建好了才开始绿化的配置设计和施工,无整体规划。此外,在进行规划时,各部门不能进行有效沟通,施工管理混乱,导致成年树木被砍伐,“砍了栽、栽了砍”,造成人力、物力、财力的世大浪费。

经过休养生息,目前,更换后的园林植物长势良好。这些树种都是严格按照新修订的《昆明城市园林植物推荐名录》中规定的树种进行更换的,无论是从树坑开挖、土壤的科学配置,还是栽种的技术上,都进行严格的要求,保证了较高的成活率。根据树种的不同,行道树景观的恢复速度也将不同,新更换的行道树预计需要3年左右才能达到原来的单位面积覆盖率。

2.2.2 城市改造:城区道路大范畴的改建,人行道硬覆盖大面积铺装,大量拆迁的建筑土残存,使得城市园林土壤严重碱性化、贫瘠、板结以及窒息。

图片 1

其中,穿金路、白龙路无疑是复绿前后变化较大的道路之一。这两条道路此前行道树大部分以小叶榕为主,是我市首批栽种小叶榕的道路之一。一场寒潮考验下,小叶榕几乎全部“阵亡”。“为尽快恢复景观,我们在白龙路更换了232株胸径在15厘米的香樟,经过一年半的生长,全部成活且茁壮成长。”盘龙区园林绿化局副局长和国臣介绍,除了白龙路,穿金路的复绿工作则更加注重植物搭配,“原来穿金路沿线的小叶榕、天竺桂均是受冻害严重的树种,我们将其更换为云南樱花、滇朴和香樟,在乔木、灌木和地被的搭配上,也更加注重植物的多样性和色彩搭配。”

3.1.2 加强植物检疫:随着城市园林绿化增加,引种和苗木调运频繁,人为传播园林植物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一旦危险病虫传入,会给园林事业造成严重损失。因此,在城市园林植物苗木及其他材料引种调运过程中,要加强检疫,严禁将危险性害虫传入或传出,对已传入的要及时封锁,就地消灭。

  4、 管理水平低下

因昆明城市大部分园林绿化植物已基本具有御寒能力,为让昆明的园林植物在冬天逐步“摘帽子、脱裙子”,改变过去一到冬天,昆明街道上的植物便包裹上保护膜的情况,今年防寒工作上强调杜绝使用黑色遮阴网。在使用绿色无纺布防寒罩时也要注意进行仔细甄别,只对珍贵树种、长势较弱和新栽植植株进行遮罩,避免盲目扩大使用面积和范围。

3.2.2 结合城市不同生态系统采取相应的治理措施:根据城市园林植物群落、植物立地环境、污染程度、植物病虫害及天敌情况等,城市园林生态可分为三类:一类园林生态系包括风景名胜区、自然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人工森林公园等。这类生态系一般在城市郊区,接近自然森林生态系,病虫防治强调保护天敌,以人工防治和生防为主,应以建立稳定的生态平衡为目的。二类园林生态系包括机关、院校等单位附属绿地和市内公园等公共绿地。这是人工模拟森林生态系,应加强对各类园林植物的肥水管理,增强其耐病虫能力,多采用生物药剂和园艺措施:清除早期病虫源,保护天敌,促进生态平衡,从而达到控制病虫害的目的。三类园林生态系是指市内街道和主要交通干道的行道树、各种绿篱、绿带和街心花园等防护绿地,这类园林生态系是综合治理的重点。

  城市环境是以由人工建造为主而形成起来的特殊生态系统,地上部分容易受工业废气和生活污水的污染以及人为的破坏;地下部分往往是填埋的建筑垃圾或生活废弃品,透气性差、土质低劣,致使植物生长空间狭窄,直接导致树木长势衰弱、抗逆性差,为有害生物的发生提供了条件。如果养护管理再长期跟不上,作物病虫害就相对容易发生。此外,气候异常导致的冻害、旱灾、酸雨、抽条、涝灾、烟尘等自然灾害,也会使树木长势减弱,导致病虫害暴发。近年来,在长春、云南、贵州等地的大面积虫害和冻害,都是由灾变性气候引起的。

除了行道树郁郁葱葱、景观路频现外,记者注意到,各辖区也结合打造“世界春城花都”品牌,逐步运用红花榉木、金森女贞和黄冠菊等多年生的宿根花卉点缀出“飞花”之感。其中,近两年来在城市道路景观提升中被广泛运用的地被植物“黄冠菊”,不仅在严寒中显得很坚韧,且常年盛开金黄色的小花,深受市民喜爱。此外,昆明市花云南山茶、高秆月季等以往大多只能在公园赏到的名贵花木,也逐步走上街头绿地,明艳的花卉造景、错落有致的绿化配搭,无疑是这个冬天昆明街头最美的景观。

调查中新发现的外来入侵害虫。近些年园林绿化中色块广泛应用,引入众多彩叶植物,带来一些新的病虫。北方速生杨树、柳树引苗带来杨树腐烂病的发生,这种病主要在苗期发生较重,可导致杨树苗死亡;同时还带来柳蓝萤叶甲,危害垂柳和杨树,造成杨树与柳树叶片千疮百孔,严重的叶片被吃光。引入红瑞木、黄栌等灌木在高温季节却严重发生红瑞木黑斑病、溃疡病以及黄栌白粉病。

  随着运输的发展和经济的交流,世界各地植物频繁交流,而由于交流的途径不同,植物检疫不能面面具到,致使侵入型病虫害不断传入我国的很地区。如美洲斑潜蝇、黄斑星天牛等,短短的十几年时间就蔓延到全国大部地区,对植物造成严重危害。这些都是由植物检疫环节薄弱和引种不当引起的。

精细管养营造绿化景观特色

2.2.1 环境影响:城区高温、高湿与强光引起大量荫性或半荫性植物的病害。

  在一些地区,城市绿化完全把专家学者的意见放在一边,不考虑当地的实际地理环境特点和树木生物学特性,盲目跟风引进外地树种而轻视乡土品种,最终给国家经济造成重大损失。但部门体制的缺失(部门体制一般是指将职能相同或相近的部门整合归并为一个较大的部门,或者将相同相近的职能结合起来由一个部门管理为主,以减少机构重叠、职责交叉、多头管理,增强政府履行职能的能力)是不争的事实。当前,城市绿化多归城市绿化处管理,包括建筑学、植物学、地理学、美学、工程技术等,绿化的管理与林业、水利、环境、城建等部门的职能都有密切的关联,但都不归属任何一部门的专职职能。

昆明市园林规划设计院原院长陈海兰表示,虽然新栽植的树木长势良好,但植物的生长和景观的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耐心等待这些树木经过五六年乃至一二十年的生长,才能形成像卫兵一样挺拔的林荫路,而在这期间,绿化管养也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3.2.3 注意园林植物合理配置:在城市园林绿化中,各地应大量种植乡土树种,讲求适地适树,增加植物多样性,促进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的稳定性,提高系统对害虫的自我调控能力。因而城市绿地建设要避免单一化模式,追求常绿与落叶树种结合,乔、灌、花、草、藤的结合,多树种、多层次、种植密度合理的植物群落结构,充用发挥自然控制因素的作用,充分体现园林生态景观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基因多样性。在植物配置时避免混栽有利于害虫转主寄生植物或者混植有共同害虫的植物。

图片 2

而在其他防治病虫害等养护方面,昆明市也出台了《园林绿化养护规范》,除了首次明确绿化植物生长的各个环节该如何管养外,也提到名木古树和后续资源的养护标准,并实用性地提出病虫害“防治月历”,对今后城市园林绿化养护起到很好的指南作用。

1 现状与存在问题

  3、城市环境污染、生态恶化

图片 3

多年来,城市园林植保在微薄的植保专业力量下,采用传统病虫防治方法指导防治,基本保护城市园林绿化成果,做到城市园林病虫害可持续性控制。城市园林植保现状与全国园林植保现状大同小异,不容乐观,仍然存在以下一些问题。

  2、绿化植物检疫环节薄弱

更换后的园林植物长势良好

3.2.5 积极开展园林病虫生物防治:大力发展和利用天敌。利用天敌控制害虫,应是城市今后的园林植保工作发展方向,而且是切实可行的。

  5、不尊重科学

2016年初昆明遭受的园林绿化植物冻害,既是一次自然灾害,也是全市城市园林绿化工作的一个转折点。在复绿工作中,我们坚持选用能体现昆明‘绿意’和‘飞花’的绿化植物,经过两年休养生息,目前,受冻后新栽的植物吐绿开花,城市园林景观得到有效改善。”近日,记者从昆明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经过两年的景观恢复,我市各级园林绿化部门结合“世界春城花都”建设主题,植绿复绿、绿化美化、增色添彩,构筑“一路一景”城市风貌,绿化品质得到提升的同时,也逐步展现了现代城市特色和都市活力。

2.2.3 植物配置的影响:乔木与灌木高密度的套植,诱发病虫发生加重;同时乔木与灌木在夏季水分管理上存在矛盾,通常造成乔木积水烂根而死亡。

  1、绿化与城市建设不同步

景观转型打造精品绿化道路

2 园林病虫发生与新变化

  有些城市绿化树种虽然比较非富,但没有注意在色彩、季相上的变化,难以体现活力及不同的观赏性;同时,植物多以成排或成片的形式出现,并以丛植、片植、孤植为主,而在垂直绿化等方面的应用模式较少。如近年来,城市园林绿化中大面积种植草坪,虽然绿化面积提高了,但绿化的生态效益不明显。清一色的草坪,街道两侧的行道树,都是单一空间的利用。人们生活在一个立体空间中,绿化也应该是立体的、多层次的。那城市园林绿化存在哪些问题?

据介绍,在整个冻害植物灾后恢复过程中,园林绿化部门在科学选苗、规范种植、栽后管养等环节狠下功夫。为尽快恢复城市绿化景观,全市抽调专业技术人员组成8个督查组,对复绿期间苗木质量、土壤配比、种植规范、后期管养等环节,进行了不少于47轮的重点督查和技术指导。

3.1.4 强化对病虫害的研究:在园林植保项目研究中要重视病虫害的基础研究,开拓超前研究,切实重视应用研究及其成果的转化,真正使病虫害的防治工作建立在既有理论依据,又有足够的科技含量和真正行之有效措施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病虫防治体制和体系以及园林植保防治队伍的建设。

信息来源:597苗木网

1.1 病虫防治的偏差

冻害发生后,为守护“春城名片”、尽快恢复景观效果,全市打响了为期一年的复绿攻坚战。市园林绿化局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开展昆明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植物冻害调查,并在2014版的基础上,修订《昆明城市园林植物推荐名录》。共推荐了适宜昆明地区栽植的园林绿化植物204种,并列出了小叶榕、刺桐等禁止使用的植物13种。截至去年底,全市共开展了496条道路、109个街头绿地和小游园冻害植物的恢复工作;公共管理绿化部分共计更换冻死行道树80298株,更换灌木和地被1149295㎡;同时督促指导辖区公共单位、居住区等更换冻死乔木3000余株,清理和更换冻死灌木、地被400多万㎡。

3 城市园林病虫害控制的对策与措施

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过植物冻害的经验教训,昆明市逐步认清园林绿化树种需求,未来5年至10年将逐步淘汰不适应昆明气候的热带和亚热带植物;并用20至30年营造昆明园林绿化景观特色,除了地域性物种标识外,将融入民族特色、历史文化元素;再用5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在现有基础上逐年完善,让参天大树遍布城区,让昆明城市园林能承载几代人的“乡愁”

3.2.4 重视物理及园艺措施的应用:在六小害虫的防治上,则要结合人工修剪,尤其是冬季修剪,利用六小害虫危害相对集中期,剪除有大量虫体的枯、死枝,并集中烧毁。对于大多是1年1代的介壳虫,在冬季修剪时还可结合人工涂刷;对于蚜虫可利用黄板诱杀和粘捉。在天牛的防治上,可在成虫羽化盛期进行人工捕捉,尤其是雨后天晴的上午;此外,在天牛产卵期,抓住其嗜好的树种进行人工锤卵。对于病害的人工防治,则主要是清除传染源,及时伐掉枯死树及病枝,清除地面病叶,选育良种、高温灭菌、修剪疏枝、适度灌水、松土施肥、喷洒保护剂或高脂膜等方法,立足于保护性预防,把病菌阻隔在植物体外。

所谓“三分栽,七分养”,目前昆明城市园林绿化管护工作已进入冬季养护阶段。为巩固园林绿化建设成果,提高冬季绿化养护质量,确保全市公共绿地、单位附属绿地、居住区绿地和苗圃基地苗木“安全越冬”,市园林绿化局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应对可能出现的极端低温天气的各项准备,做好今年园林绿化植物防寒防冻工作,全市绿化植物修剪、涂白、包裹等防寒防冻工作已基本完成。

随着对城市绿地实行招标养护工作日益重视,越来越多街道绿化、社区绿化、单位绿地以及公园、游园都在实行工程养护招标,不少城市出台配套的园林绿化地方标准或规程。所以结合我市园林病虫发生情况与发生特点,制定园林植物养护管理的园林病虫防治规程工作,在当前我市园林绿化养护管理中显得迫切需要,以便规范园林病虫防治工作,有利于我市由园林城市发展为生态城市,同时促进、提高园林病虫防治技术水平。

而北京路、环城路、机场高速入城段和广福路绿化自移交市级统一管养以来,致力于打造我市园林绿化养护示范路,“景观窗口”作用日益凸显;在滇池路青少年宫附近,去年更换的复羽叶栾树树冠舒展、树叶金黄,与中间隔离绿化带中的各色花卉组成了一幅多彩的锦缎;在观景路沿线,绿化带中盛放的冰岛虞美人和三色堇与翩飞的海鸥相得益彰,成了市民和游客最爱的景色。“我们老家还是一片白茫茫,来到昆明却感受到了春天的美丽和温暖。”上周末,来自青海的游客陈先生迫不及待地将拍摄的美景分享到了朋友圈。

整个园林系统园林植保专业人员屈指可数,各个区局和绿化部门基本上不配备专职植保人员,尽管在各区局设有植保网络成员,但大都是非专业人员,身兼数职,所以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并且变动也十分频繁,不能及时、有效发挥植保网络员的作用。

城区建草坪广场热,多种草坪草在城市间推广应用,带来草坪地被的多种病虫害。

3.2.7 加强园林植物养护管理中病虫防治规范化

3.1.3 树立病虫防治生态控制新观念:在园林植物病虫防治思想上,转变消灭病虫为与病虫协调共存的观念,从生态学观点出发,以栽培为基础,发挥和提高植物自身抗性,加强植物保健,辅以生物的、物理的、化学等措施,并把病虫防治切实纳入城市绿化的各个环节和全过程,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可持续控制效果。

3.1.1 加强园林病虫危害性的宣传教育:开展园林病虫可持续控制不仅仅是园林植保专业人员的专题,而且是一个社会工程。在加强园林行业内部培训的同时,也要加大向社会进行科普宣传与教育,让全社会共同关注和监督,使人们在思想上和行动上真正认识到病虫害问题不仅关系到引起重大经济损失,而且关系到保护已有城市绿化成果,关系到城市生态安全和社会安全。

城市城区普遍栽种加杨、柳树,郊区山地以马尾松纯林为主,杨天社蛾、柳毒蛾、松毛虫等年年猖獗发生,后来因大量栽植悬铃木、枫杨、女贞、梨、海棠等,杨天社蛾降为次要害虫,而大蓑蛾、小蓑蛾、刺蛾、斑蛾上升为主要害虫,同时红蜘蛛、白蜡蚧、梧桐木虱发生十分严重。以前因蓑蛾、刺蛾、松毛虫、柳毒蛾、白蜡蚧、天牛危害严重,便大力推广生物农药,并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日本龟蜡蚧等30多种介壳虫严重危害,桂花粉虱和黄杨绢野螟迅速上升危害。其园林病害主要为月季黑斑病、樱花根癌病以及紫荆、桃、梅等细菌性病害。松毛虫、柳毒蛾、大蓑蛾、黄杨斑蛾、丝棉木尺蠖等先前常发的鳞翅目害虫降为次要害虫,而网蝽、粉虱、蚜虫、蓟马、象甲、叶甲、木虱等众多小虫上升为主要害虫,同时一些新虫局部严重发生。病害除叶部病害严重外,根部病害与生理病害日趋严重。

2.1 新苗木引入带来新病虫

2.2 环境与种植结构变化带来病虫变化

园林植保同规划设计、种植、施工、养护等各个环节脱离,所以在目前城市园林绿化同样存在:盲目的引种,重色彩轻层次的平面设计,植物配置脱离实际,急功近利的反季节施工,不计后果的高密度种植,展转反复、喜新厌旧园林改建,以及重种轻管的养护模式。

1.2 园林植保力量薄弱

核心提示:多年来,城市园林植保在微薄的植保专业力量下,采用传统病虫防治方法指导防治,基本保护城市园林绿化成果,做到城市园林病虫害可

3.2.6 选育抗虫抗病能力强的植物品种:以适应城区生长的乡土树种为主,适量选择适应性强、病虫害少、并能营造良好植物景观的外来树种,作为城市园林的骨干植物。加强对环境适应性强、生长势旺盛、表现出抗虫、抗病、抗高温等特性的不同类型植物进行试种,加强一些乡土植物在苗圃进行培育和种植,谨慎引入外来植物。

园林植保是城市园林发展的产物,是城市绿化的重要组成。其发展同城市园林业发展紧密相联,也与整个城市的经济状况直接相关。尽管城市园林植保目前现状不容乐观,但随着城市绿化步伐的加快,相信我市园林植保会结合园林病虫新变化,走可持续性控制的发展战略,逐步落实我市园林病虫防治的具体措施,更快、更好、更全面地发展我市园林植保事业。

3.2.1 开展病虫可持续控制:园林设计是城市绿化全过程的第一环节,是园林病虫害是否可持续控制的基础和关健,只有符合或接近自然的园林设计才能创造出适合植物正常生长,而对植物病虫发生、危害不利的环境条件,才能使园林植物病虫害得到可持续的控制,否则,在园林病虫害防治上又会陷入被动治理的局面。

3.2 具体措施

3.1 对策

近些年来,城市随着苗木调拨频繁、城市绿化树木种类和种植模式的改变以及环境条件的变化,使得园林病虫也发生新变化,具体情况如下。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城市庄园植物保护现状与存在难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