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烟台将筹建冷链物流园 水产原料进口节省大

改革开放以来,烟台的水产业作为较早迈入市场经济的行业,在1986年就成立了烟台市首家中外合资企业,从事水产品加工贸易。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水产加工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断发展壮大。2002年,全市水产加工总量达到37.4万吨,实现产值56.6亿元,出口量18万吨,创汇3.9亿美元,占全市外贸出口创汇的15%,占农产品出口创汇的43%。烟台已经成为中国水产品出口的重要基地之一。 与此同时,全球水产品加工业的广阔前景也为该市发展水产品加工业、建设国际性水产品加工基地提供了难得的机遇。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水产品需求一直呈上升势头,2002年全世界水产品总产量已经达到了1.2亿吨,水产品出口总量接近3000万吨。从区域上看,不仅日、韩等传统的水产品主要消费国家需求大增,而且欧盟、美国等国家的水产品消费市场也日趋成熟,据美国海洋渔业局发表的《水产品进出口汇报》称,2001年美国进口水产品190万吨,进口金额99亿美元,创美国水产品进口的历史新高。根据有关方面预测,今后5到10年,全球水产品的需求量大约要保持5%以上的增长速度,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国内水产加工品的需求也在不断上升,近两三年来,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水产品需求都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长,今后也将是一个不断趋旺的态势。另外,受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和产业升级的需要,日本、韩国水产品加工业近年来正在大规模向国外转移。据有关方面介绍,目前日本将近60%的食品来自国外,80%的水产品加工企业已经或开始进行了产业转移,在世界上,大约有40%的远洋捕捞水产品在我国加工,主要集中在烟台和青岛、大连、威海、舟山等沿海城市。 烟台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承接产业转移的基础和条件,烟台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王长虎介绍说:“我市水产品加工业历史悠久,基础条件优越,水产资源丰富,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和提升空间,特别是烟台市委市政府已经确立把食品加工业作为烟台未来的支柱产业加以培植,为水产品加工业的大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据介绍,北方水产加工以烟台为代表,南方水产加工则以舟山为代表,但两者却是截然不同的路数:舟山水产加工中进口原料仅为10%,其他90%原料为中国养殖;而烟台水产加工中进口原料占到了90%以上。

核心提示: “目前,我们已就冷链物流园建设同有关方面进行了深入洽谈,一旦建成,每年至少可以带动全市水产品进口50万吨以上,节省费用约5000万元!”昨日上午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目前,我们已就冷链物流园建设同有关方面进行了深入洽谈,一旦建成,每年至少可以带动全市水产品进口50万吨以上,节省费用约5000万元!”昨日上午,山东烟台市第12次党代会代表、烟台保税港区管委主任于华文透露了一则喜讯。 胶东水产品出口到日韩,甚至更遥远的欧美、中东等地,是全国冷藏加工产业的一大板块。而鲜为人知的是,水产原料转走他港是一个普遍现象。一组相关数据显示:包括冷藏、水产品、食品等加工企业在内,目前烟台地区大约有120多家,总加工能力约100多万吨,其中,80%的企业以来料加工为主,每年净进口原料约为100万吨,出口量约占全国出口的30%。但有数据显示,约80%的货物是通过其他口岸进境。 记者了解到,目前,绝大多数水产品加工企业主要采用自用型冷库,以存放制成品为主,辅助存放少量原料,全市还缺乏大规模公共保税冷库。物流软肋,让企业成本开支隐隐作痛。据初步测算,本地区水产品加工企业每年要为此多支出物流费用超过1亿元! 去年起,拥揽于蓝色经济区之中,政策模式接近自由港的烟台保税港区,保税物流尽享政策福祉。“完善保税港区冷链物流的基本功能,能有效缓解长期困扰本地区水产品加工企业的仓储物流瓶颈问题,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并将进一步提升山东半岛地区水产品加工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于华文说。他告诉记者,以往,烟台上下游产业缺乏相应的低温物流节点衔接,出现断链。随着保税港区的开关运营,与烟台水产品加工业密切相关的冷链物流,必将获得长足发展。 于华文讲,建设在保税港区的冷库,距离码头前沿只有几百米,可以保证整个冷链在装卸、运输过程中不被破坏,保障冷藏货物的内在品质,从而在后续加工中降低损耗。不仅如此,保税冷库与场站相结合,减少了客户服务环节,能够根据客户需要直接分拨配送,减少运输成本,实现集约化的现代冷链物流配送。同时,也有利于吸引国内外客户,结合集装箱场站一体化的操作模式,成本优势明显,市场前景广阔。

烟台水产加工中的上游产品———海捕产品,几乎都由国外供应,遭受着缺少原料的困扰,产业链条断档已经束缚了烟台水产加工的发展。而近海养殖,却多因药物残留超标难以达到出口标准。

按照目前的模式,水产加工或许还能在烟台坚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但产业会否一夜之间突然转移,却是烟台水产加工企业谁也拿不准的事。如何让水产加工在烟台常驻、常青,是企业和政府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很显然,欧盟、日本新食品法的目光均锁定在了“源头控制”上,中国企业的出口成本和出口风险将随之提高。

在水产品加工的国际产业转移中,有这样一个大致的路线:大约上世纪60年代,日本人最早为欧美国家做贴牌;到了70年代,日本人委托韩国代工生产,后者历经10年最终“抢班夺权”;时至80年代,以山东的青岛、烟台、威海三地,辽宁的大连和浙江的舟山为代表的中国水产加工行业开始步此后尘,在进入新世纪之后全面取代韩国。

………

◆两头在外加工企业受煎熬

◆水产品进口门槛越来越高

下游的终端消费市场基本掌握在外商手里,出口产品绝大多数不能直接进入超市。原因很简单,单一的水产加工企业难凭一己之力在国外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

之前,笔者调查归纳出烟台水产出口加工行业的四大怪象:东西方市场难交叉、不敢构建完整产业链、原料命脉被牢牢拴在“国外”、以及养殖水产销售只能“体内循环”。四大“怪象”,为我们揭示出的是,这一行业存在三个致命弱点:市场难以多元化、生产效益难以最大化、原料来源难以摆脱“单极化”。正因为存在如此弱点,看似朝阳行业的水产加工有从烟台“撤离”的可能。

两种门槛最高的制度实施的时间不约而同:2006年。

“肯定列表”制度有“牵连”制,只要中国的一家企业出了问题,所有企业的产品都要重新进行检测,所以,大企业除了自身要做好准备,还要为小企业的产品担心。去年2月,河北一家企业所引发的“毒饺子事件”,也殃及了烟台水产对日出口,不少企业数月无辜生产停滞。

“据我所知,自2007年以来,作为水产品的消费大国,日本曾多次发起动作,准备让越南从中国手中抢过产业的‘接力棒’!”海和食品董事长王大军说。他解释说,在烟台业内,最近两年,相当多的海外客户被越南分流,这一因素的不利影响,几乎仅次于“外需萎缩”。这一说法,有着一定事实依据。目前,越南水产品产量和质量所具有的市场竞争优势,已经开始全面追赶中国,今年1月至7月,越南水产品产量达到120万吨,同比增长7%,预计全年水产品总产量将达200万吨。

冈孝是日本着名水产公司的冈食品·株式会社社长,这位年届70的日本人,长年往返日本、烟台之间,除了交流营销理念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确保输日水产品加工安全。

为了安全,输日水产加工企业的车间永远是密封的,永远不会用哪怕是一点点的杀虫剂、驱蝇剂,因为100吨水产品中药物残留量不允许超过1克,打一次药就能检出来。

以70岁的年龄,每月一次来烟台,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仅仅是为了“安全”?海和食品董事长王大军确认了这一说法:“日本客商每次来企业不是看办公室,而是看车间卫生、看洗手间卫生。去餐厅吃饭时,他注重的是餐厅操作间和卫生间。日本人认为,这两处卫生搞好了产品自然放心,他看中的是内在的核心———安全。相反,我们中国一些小厂家,门头漂亮,生产贴牌,往往在营养上、原料上做文章,很少谈及自己的生产车间及环境。其实,水产品,最重要的是加工过程的安全与卫生控制,原料差别不大。”

两种模式都有优点,也都存在缺陷,但烟台这种两头在外模式更为发人深思:原料进口,成品出口,资金是老外的,加工是中国的。碰上食品安全事件或贸易摩擦,企业就会数月无辜生产停滞。业内人士这样描述烟台的水产加工行业:烟台水产加工产业链不够完善,仅仅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中间环节,上无强大合格的水产养殖能力,下无市场销售能力,能做的就是一个生产加工,市场控制力差,命运被下游和上游所控制。

据了解,山东水产品生产总量连续多年占据全国第一的位置,水产品出口同样占据全国第一的位置。在青岛、在烟台、在日照到处闪现日本、韩国人的身影。2008年,烟台市水产加工总量达105万吨,实现产值180亿元。

◆越南产业形成赶超之势

目前,烟台水产加工出口世界各地,但出口日本、欧盟的条件最为苛刻。欧盟新食品法,进一步放大了食品安全管理链条,要求食品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即“从农场到餐桌”的全过程都要符合标准,否则欧盟委员会有权取消其进口资格。日本的“肯定列表”几乎涵盖了我国所有出口日本的农产品,对蔬菜、海水产品、禽肉、畜肉等我国优势产品出口产生严重冲击。如列表对水产品规定了敌百虫等44种农药的残留限量,其中6种药物的限量规定为“不得检出”;对鳗鱼提出68种农兽药限量,其中59种药品为中国没限量而日本制定了较为严格的限定,另外2种药品限量比中国原有限量更严。而对其他鱼类,也列出了69种农药和兽药限量,其中57种药品为中国没有限量而日本制定了较为严格的限制,另有4种药品的限量比中国原有限量更严。

当年,广东的烤鳗厂全面停产。日本是中国第一大烤鳗出口市场,中国鳗鱼在日本进口鳗鱼市场中也占据首位,同时,中国烤鳗业与日本存在激烈竞争关系。从2002年开始,日本对中国烤鳗启动数起关于汞、磺胺类、恩诺沙星、孔雀石绿和硝基呋喃药物残留调查。持续的技术壁垒使中国对日出口烤鳗大幅度下降。鳗鱼养殖场面临的出口压力越来越大,部分烤鳗出口企业也长期处于停产状态。2006年3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做出决定,“肯定列表”制度实施后,立即对中国进口烤鳗实施硝基呋喃类药物代谢物命令检查。

全世界,大约有40%的远洋捕捞水产品在我国加工,主要集中在山东省烟台、青岛、威海,辽宁省大连,浙江省舟山等沿海城市。

现有产业的层次和水平低下是制约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烟台的水产品加工精深化程度不够,企业的技术装备相对较为落后。同时,品牌产品数量很少,全市300多家企业,在国际市场有自己品牌的只有两三家。

这一转移是否还将继续下去?“第四代”加工基地又会是谁?在行业为“四大怪象”而困扰和忐忑时,答案已开始浮出水面。

烟台海洋与渔业局的人士认为,烟台水产加工两头低、中间高的问题十分突出。按产业化发展的客观要求,产前、产中、产后应当协调发展,但烟台水产加工能力突出,原料供应、市场却都要完全依赖别人。

烟台海洋与渔业局有关人士感慨道:像精深加工的京鲁渔业,多元生产的大辰食品,对日出口做到极致的海和、海裕,开发高附加值的大季家水产加工园区,都是烟台水产加工不可多得的亮点。但整个行业而言,水产品加工企业在加工的品种和价格等方面不能掌握主动。一些加工方式和品种利润很薄,像来料加工的鳕鱼等基本上是保本经营,加工原料供应匮乏也制约了烟台市水产品加工业的快速发展。近年来,本地渔业资源日趋减少,特别是一些大宗养殖品种,如扇贝、对虾的病害防治技术至今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致使产量下降,可加工量很少。远洋捕捞和大部分外购原料由于世界范围内资源减少也受到很大影响,与加工业大发展的要求有较大差距。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东烟台将筹建冷链物流园 水产原料进口节省大

相关阅读